<noframes id="dnnx1"><menuitem id="dnnx1"><font id="dnnx1"></font></menuitem>

    <form id="dnnx1"><thead id="dnnx1"><listing id="dnnx1"></listing></thead></form>
      <ol id="dnnx1"></ol>
      <var id="dnnx1"><nobr id="dnnx1"></nobr></var>

      <ruby id="dnnx1"><meter id="dnnx1"></meter></ruby>

        <track id="dnnx1"></track>

            <dl id="dnnx1"><track id="dnnx1"></track></dl><nobr id="dnnx1"></nobr><track id="dnnx1"><font id="dnnx1"><big id="dnnx1"></big></font></track>
                <span id="dnnx1"><dfn id="dnnx1"><video id="dnnx1"></video></dfn></span>

                當前位置: 建筑論文發表網_專業的建筑論文投稿平臺 > 建筑學論文 > 房屋建筑學論文 > 城中村微建筑空間改造探析

                城中村微建筑空間改造探析

                來源:未知
                 

                 

                摘要:隨著社會不斷進步發展、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城中村不斷出現。針對城中村的出現,各地基本上采取全部拆除重建的措施。大面積的拆除重建使得城中村原有的歷史文化、小尺度、人性化的特點消失,這種小尺度的建筑空間對城中村的改造具有重要的意義。本文闡釋城中村微建筑空間的形成,對其本質特征進行分析。同時,通過城中村微建筑空間的特點,提出城中村微建筑空間設計策略。采取微建筑空間介入的方式,能以城中村居民的生活方式以及活動方式為視角切入城中村更新過程中建筑空間更新的問題。
                 
                關鍵詞:城中村;微建筑;公共基礎服務設施;城中村微建筑
                 
                一、微建筑的形成
                 
                自十八世紀末工業革命以來,人們的物資生產有了很大提高,F代主義建筑應運而生,早期的現代主義建筑師試圖從功能角度考慮空間設計,德國現代建筑師和建筑教育家瓦爾特·格羅皮烏斯按照人類的生理需求和人體最小尺度所做的住宅,通過對最小尺度的研究為當代微建筑的發展提供了重要參考。自1966年起,建筑師荷頓在德國慕尼黑科技大學擔任教授,成立“慕尼黑微建筑小組”,依據他和學生共同參與的成果,與德國赫克·何夫納建設合作,發展“微巧住家”設計。建筑師勒·柯布西耶提出的“模度”系統,是根據人的使用需求來規劃空間尺度。人類所有的活動都規定在一定的模度系統中,根據人的臂長和腿的尺寸來劃分空間范圍。模度是建立在人類身高及數學之上的度量工具?虏嘉饕岢龅哪6认到y為微建筑的發展提供了系統的依據。馬丁甲小屋是柯布西耶暮年之所,對當代建筑空間的研究具有重要價值。荷蘭設計師理查德·霍頓認為微建筑不僅僅是一件藝術品,它將產生一個新的視角,從而革新人的生活方式,形成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使建筑設計與產品設計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日本著名建筑師隈研吾2007年設計的“茶屋”是一座“會呼吸的建筑”,建筑使用一種叫特納拉的雙層膜材料。這樣的材料并不是基于玻璃纖維制成,所以用于建筑材料時才會顯示出柔和透光的效果。
                 
                二、微建筑的特征
                 
                (一)空間布局的合理高效
                 
                微建筑空間是基于人體工程學的空間組合形式,人體工程學是基于人體的尺度來優化空間布局。在空間中根據人的活動范圍分析人的空間流線來劃分,空間在劃分后沒有明確的指向性,比如折疊的床也可以作為沙發,空間具有靈活性沒有特定的指向性。德國設計師康斯坦丁·格里克設計的“鋁之屋”,這是一個只有10平米的小屋,在這10平米的小屋里格里克基于人體工程學,將10平米的空間發揮到極致[1]。微建筑空間是高效的利用空間特征,在有限的空間里完成所需要的功能。
                 
                (二)空間的可變性
                 
                微建筑空間不僅在空間利用上具有高效性,而且空間本身也具有可變性。微建筑空間的可變性包括空間功能利用的可變和空間界面的可變。首先,功能上的可變在于功能的不唯一,古賽爾設計了一個公交車候車亭,這個候車亭在白天是為了照顧乘客,夜晚可以為流浪者提供休息,功能是可以隨時改變的。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看書、辦公不僅僅局限于書房內。因此人所需求的空間也隨之發生變化,空間必須多樣化來滿足人們的新需求。其次,關于微建筑空間界面的可變。建筑空間沒有具體的實墻,一切都是變化的,根據人的不同需求而靈活變動。美國設計師卡爾金設計的“按鈕貨柜屋”?柦鹫f:“屋子如花朵展開,內部空間往外開啟,對應收納物品的貨柜變成了一個場所之后又合攏關閉,就好像他對真正的本質是感到矛盾的。[2]”整個空間界面都是可變的,既可以是墻體也可以是地面。
                 
                (三)空間的移動性
                 
                除了空間布局的高效合理之外,微建筑空間符合“可移動”的概念。建筑的移動性為建筑提供了很大的靈活性,“房車”受很多年輕人的歡迎,因為其靈活高效的空間利用?呻S時移動的小商販也活躍于城市的各個角落,建筑的可移動性打破了傳統建筑固定的局限性,使得空間更加靈活。RV露營車是現代旅行者的選擇,它講求功能,甚至是舒適度,最知名的例子是“氣流拖車”,光滑的鋁質車殼成為典型設計。微建筑由于體量小輕巧的特點,具有可移動性。比如,位于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威尼斯的活動設計工作室(OMD)沒有固定地點。微建筑空間不僅打破了室內外的界限,也打破了空間利用上的界限。微建筑的可移動可以很大程度上能適應人需求的變化,適應社會的發展。
                 
                三、城中村微建筑空間的構成要素
                 
                (一)閑置空間
                 
                在城中村中有很多被忽視的空間,大多都集中在城中村的街頭、街角處以及城中村的公共空間。這些空間本應是村民聚集的空間,但由于基礎設施的不完善成了城中村中被忽視的地方甚至有些部分成了垃圾站,極大地影響了城中村內部空間環境。在空間形態上可以將閑置的街角空間分為三種形式。第一種是點狀的街角閑置空間,是原建筑的拆除形成的閑置空間。這類空間大多集中在建筑物的旁邊,因為沒有任何的基礎設施,所以村民不會在這里駐留。偶爾會有村民在此停放車輛和堆放雜物。第二種閑置空間是街角的L型閑置空間,這類空間大多數是集中分布在街角處,空間的大小受道路的影響較大,一般來說道路較寬閑置空間較大。第三種空間是封閉空間,不合理的規劃導致村民無法進入因而形成封閉空間。
                 
                (二)屋檐下的空間
                 
                屋檐下的空間一直被稱為“灰空間”。城中村的建筑空間是居民日常生活中活動的地方,承擔著居民日常的行為活動,而屋檐下的空間也是居民日常重要的活動空間之一。一方面,在屋檐下的空間中記錄了村民的日常生活,城中村居住室內空間基礎設施不完善居住空間狹小,房間內的采光不足導致房間內幽暗,居民經常將屋檐下作為曬太陽的好去處。人們碎片化的生活在這個空間內完成,村民三三兩兩地聚集在這個空間中聊天、喝茶。另一方面,屋檐下的空間對孩子們來說是他們的樂園,孩子們在屋檐下嬉戲打鬧。城中村的改造不應該是舊建筑的拆除和新建筑的重建,而是對建筑本身的保留與恢復。對這些記憶場景的保留,對生活方式的保留。
                 
                (三)建筑間的縫隙空間
                 
                城中村的建筑空間是村民自發建造而成的,在整個的空間規劃上存在著很大的不足。因此在城中村傳統的的建筑空間中有很多值得挖掘和利用的縫隙空間。與龐大的城中村剩余空間相比,基于人體工程學所需要的微建筑空間則顯得微不足道[3]。在城中村中有很多可利用的縫隙空間,可以將微建筑空間基于城中村中居民的需要有序地嵌入城中村微建筑空間縫隙中。而且,微建筑空間是靈活多變的,可以根據建筑與建筑的縫隙空間的變化而變化。微建筑空間可以靈活地改變組合形式適應城中村的建筑空間。
                 
                四、城中村微建筑空間設計策略
                 
                (一)場所營造與再現
                 
                街巷道路在城中村中處于“線”狀,是城中村的絕對主導元素。城中村的街巷道路尺度是以人與人之間交往活動范圍為標準的。城中村的街道空間尺寸往往選取較小的尺度,更好地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營造一種“場所感”。人們的居住和街道沒有明顯界限,街道是家的延伸,充滿生活的氣息。經常穿行的道路最具影響力,所以讓主要交通線成為關鍵的意向特征。典型的空間特性能夠強化特定道路的意向,地方中有特色的部分也會增加道路的重要性。街巷道路還具有邊界的作用,如果主要道路缺乏個性或容易混淆,那么就很難形成整個城市意向[4]。街道與家庭可以連成一個整體,弱化街道的空間尺度使街道呈現出小尺度的空間特征,營造出家的歸屬感。為了保留城中村的“場所感”,就要對城中村原有的生活方式進行保留。拒絕大面積拆除重建,保留原有居民的生活方式,充分利用在街角巷道處的微小空間,為居民提供休息、聊天的空間,保留城中村最原始的“場所感”。
                 
                (二)微建筑空間環境結合
                 
                微建筑在空間環境結合包括兩部分,一是和整個空間相結合,充分合理利用每個空間。各地都有許多小建筑,遠藤秀平建筑研究所在神戶利用一塊面積極小的畸零地建造一座建筑。這片狹長的地皮位于鐵道上方的陡坡,一般人的直覺會認為此處根本無法蓋房子。這塊方寸之地背倚著土墻,一頭僅有1.5米寬,另一頭最寬處為4米,長為20米。“鐵皮屋頂建筑”這個名詞恰好形容了這棟位于神戶的建筑物的上半部,它是由一段可組合的平面所構成的契形外觀。在這塊人們無法想象能夠建造房子的土地上,遠藤秀平確實設計了一片戶外空間,顯然可以列入其不凡的成就。微建筑空間屬于城中村的一部分,因此在改造過程中要與周圍環境相結合,與原有建筑相結合。
                 
                (三)微建筑空間與城市相結合
                 
                對現代人來說,人們的日;顒硬辉倬窒抻诩彝炔,已經將整個城市作為家的一部分。青山周平致力于對北京胡同的改造,北京胡同隨著時間的發展已經不適用于現在人們的生活方式,胡同內的面積太小,不足以滿足人民的生活需求。青山周平將居民的生活空間延伸到房間外部,居民的活動空間不僅僅是房間內部,也在院子和胡同中有所體現,打破了室內外的空間界限,讓空間更加靈活多樣[5];诤g人與人之間關系的生活模式,青山周平做了著名的設計項目——400個盒子的共享社區。個體的房間由單個盒子組成,盒子可自由組合、自由移動,每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將盒子重新組合,盒子內部是私密空間,盒子外是公共空間。青山周平的設計打破了空間室內外的空間界限,使得居民的家延伸到城市之中與整個城市相結合,既滿足了居民的對空間的需求又創造了和諧的鄰里關系。青山周平設計的作品邊界比較模糊,內部與外部空間沒有明顯界限,她在很多老房的改造中,將城市的空室內空間引入住宅里,打破公和私的界限,藉此表達家和城市的關系。L型之家的設計就是從胡同的概念出發,改造后的家更像是對胡同的延伸,打破了傳統意義上的室內外空間的界限,人的活動不再封閉保守,而是與胡同里的人有了更多交流[6]。
                 
                (四)微建筑空間與人的需求相結合
                 
                設計始終是為人而服務的,在城中村中人是使用的主體,所以城中村的改造必須考慮到居民的需求,為居民創造更美好的居住生活。首先在現代城中村建筑空間的改造中,其空間不僅僅是滿足人們居住的需要,還應該滿足人們日常的交往需要,F在絕大多數設計師對城中村的改造是基于建筑風格建造一個嶄新的廣場,不管廣場設計的多么精致,廣場的尺度始終不適宜人與人之間的日常交往,人們更希望回到那個小巷子。因為巷子的空間尺度更適合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生活。城中村建筑空間中有很多可利用的空間。由于不合理的空間利用,城中村建筑中出現很多剩余空間沒有得到充分利用。微建筑空間是基于人體工程學的空間組合形式,人體工程學是基于人體的尺度來優化空間布局,對城中村中微小空間加以利用,做到最小空間最大化為人服務;谌梭w工程學對微建筑空間中的小空間進行利用和規劃,可以讓小空間更好地為人服務,讓人的生活空間更舒適。慕尼黑的微型緊湊住宅是在一個側面長度只有2.65米的立方體空間里,所有的居住功能空間被分隔成許多明確區分的帶狀層。在這些建筑的周圍是寶貴的開放空間,可以用于交流和綠化[7]。微建筑空間是可移動的,城中村中居民的活動是自由多樣的,散布在城中村的各個地方。微建筑空間可以利用自身的可移動性為居民提供更便捷的活動空間,不僅僅滿足居民在室內的空間需求,也滿足居民在室外的空間需求。
                 
                (五)創建和諧的鄰里氛圍
                 
                城中村有利于創造良好的鄰里氣氛。凱琳·林奇在城市意象中提到:“環境意象是觀察者所處的環境雙向作用的結果。環境存在差異和聯系,觀察者借助強大的適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對所見事物進行選擇、組織并附有意義。”[8]在許多大城市中,鄰里早已經被人們遺忘。鄰里生活是城中村中最具特色的生活方式,從村子一開始的的形成,鄰里關系就貫穿其中,隨著村子的發展而發展。一方面來說,和諧的鄰里關系可以使空間增加人情味。如果沒有鄰里和諧的氛圍,整個城中村就會失去活力。當社會變得更加利己化,文化變得更加自我中心化,人們對于參與個人自身范圍以外的渴求也變得越來越強烈。對于一些人來說,歸屬于一個地方是他們精神需求的最高形式。另一方面來說,人是社會性動物,因此鄰里關系的交流與溝通就變得尤為重要。一個良好的鄰里有利于可以形成集體觀念和對個人性格的包容。
                 
                五、結語
                 
                城中村的微建筑空間一直是容易被忽視的地方。城中村的建筑空間環境與居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居民作為城中村活動的主體,會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良好的空間環境可以提升居民的生活質量。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針對城中村的改造各個地方基本采取全部拆除全部重建的方案。大部分傳統空間被徹底改造,失去了區域特色和人文情懷,居民對改造后的空間缺乏歸屬感。一些新建的空間并沒有實際考慮居民的需求,機械化的布置導致空間閑置。針對城中村的空間改造,要充分利用微建筑空間的高效便捷與整個城市環境相結合,與居民的生活方式相結合,融入人民的日常生活中[9]。而微建筑空間以自由、靈活、空間利用高效的特點打破了傳統建筑的空間模式,是如今生活一種新的居住文化。
                 
                作者:朱華 張星星 單位:長春工業大學藝術設計學院
                 

                上一篇:談建筑鋼結構腐蝕分析及防護
                下一篇:商品住宅空間負外部性及建筑導控探析

                相關文章

                Powered by 建筑論文發表 © JZLunWen Inc.
                Copyright © http://www.otomofil.com 建筑論文發表網 版權所有

                <noframes id="dnnx1"><menuitem id="dnnx1"><font id="dnnx1"></font></menuitem>

                  <form id="dnnx1"><thead id="dnnx1"><listing id="dnnx1"></listing></thead></form>
                    <ol id="dnnx1"></ol>
                    <var id="dnnx1"><nobr id="dnnx1"></nobr></var>

                    <ruby id="dnnx1"><meter id="dnnx1"></meter></ruby>

                      <track id="dnnx1"></track>

                          <dl id="dnnx1"><track id="dnnx1"></track></dl><nobr id="dnnx1"></nobr><track id="dnnx1"><font id="dnnx1"><big id="dnnx1"></big></font></track>
                              <span id="dnnx1"><dfn id="dnnx1"><video id="dnnx1"></video></dfn></span>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av,亚洲第一网站男人都懂2021,中文字幕无线在线视频,男男往下面灌牛奶play视频